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东省少北拳研究会

“必须自觉培养正派、正义、正直的三正之风。必需尊德守法,扶老携幼,见义勇为。必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追囚小分队】序幕  

2010-04-06 16:14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    28集电视连续剧【追囚小分队】基本定稿,原计划在少北‘感恩日’之前完成,向少北宗师张荣时先生82岁生日献礼,但因剧中多处增加画面而未能如愿,特请张荣时师爷多多海涵,祝您老人家快乐!健康!长寿!

    在全指委的得力领导下,‘少北’就像一棵茁壮的参天大树,繁茂的枝叶正向着无限蔚蓝的空间伸延。少北弟子的呐喊声,响彻着一方方神州大地,‘群峰剑影’‘八法刀光’是织成中国乃至世界武林霞衣不可缺少的金丝银线。我沐浴少北光辉已20余载,耳濡目染许多少北感人故事与传奇,也许这就是我坚持写成‘追囚小分队’剧本的巨大动力吧。

    由于水平所限,剧本难免有其名而无其实,虽不是为少北歌功颂德,但毕竟练习少北武术的男主角,在剧中一展少北风采。假如这部电视剧能够拍摄,我想对于少北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都应有一定程度的提高吧。请韩振博主任您在百忙中关注一下,也请其他少北老师多多的关注,当然我也会努力的,我会去找下山东电视剧制作中心。

    谢谢!王怀正在聊城的蜗居有礼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年3月17日晚23点08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追 囚 小 分 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序 幕

1  黎明时分,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华北某监狱上空硝烟弥漫,其东南墙角处被炸开一个大洞。(黎明)

临近某车间正在上夜班的劳改囚犯顿时乱作一团,纷纷冲出过道,趁机出逃。警报器骤响,枪声不断。突如其来的情况,使得气氛异常紧张。十万火急。

监狱长刘刚手持对讲机,大声请求支援。

2  一辆辆公安警车,警用摩托车,警笛响彻天空,警灯闪烁。(黎明)

3  一辆辆满载全副武装武警战士的卡车,迅速出击,风驰电掣。(黎明)

4  数十名囚犯被公安战士包围在田野中,乖乖的束手就擒。(天亮)

5  在一个破窑洞内,武警战士又逮住若干。(天亮)

6  在一荒村院落,一囚犯举起一个铁叉妄图与一公安顽抗,被另一公安一枪击中左腿被擒。(天亮)

7  在村外一个玉米秸垛内隐藏着一个囚犯,被两个武警战士各提一腿拽了出来,高高的抛向空中【画面停止】出电视剧题目“追囚小分队”

【画外音,随画面停止播放完毕】“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华北某监狱一次有预谋的越狱重大事件,为改革开放以来所罕见,令世人震惊。公安战士,武警战士快速出击,把大部分逃囚很快抓回,但仍有五名囚犯成功逃脱,去向不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字 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李胜----小分队队长

王静----小分队副队长

小张 --张伟  小分队队员

小玲 -- 韩小玲  小分队实习队员

刘刚---监狱长,任追囚总指挥部副总指挥

赵虎---越狱囚犯一,

赵才—越狱囚犯二,是囚犯一 的堂弟。

赵豹---越狱囚犯三,是囚犯一 的亲弟

丁三—越狱囚犯四

白七—越狱囚犯五

耿大叔---{丁村,与丁三是同村}与丁三家关系亲密

孙东---{孙庄}苦主,外号‘孙大胖子’曾被囚犯四丁三,囚犯五白七勒索

孙东老婆

王小兰---{高家庄,娘家与丁三同村}与丁三情人关系

曹老头---小酒馆老板,是丁三的表姨夫。

大柱---王小兰的男人

村支书---【高家庄】

丁三娘

小云小姐---老家河南,来北方打工。

白七表姐--【杨庄】

白七表姐夫

刘大宝---白七的同学

刘大宝妻

小玲娘—--沂蒙山飞天镇后山村

小玲爷爷   

团长----沂蒙山区某部队团长,是李胜同志的老战友

李胜前妻---

牛二----沂蒙山飞天镇个体户,曾是囚犯一赵虎 团伙余孽,大逮捕时逃跑躲避起来,因罪不大,运动过后得到从轻处理,后来死灰复燃,原残余又滋生壮大,参与营救,庇护,窝藏赵虎三越狱囚犯,并有新的犯罪。

杜力-----沂蒙山流水镇某石料场老板,是囚犯一赵虎的远表亲,情况同牛二,参与营救等犯罪活动。

大胡子----曾与囚犯一赵虎拜过把子,老家是黄海之滨的某小村,是个在逃的偷盗犯,在青岛被通缉后,躲到沂蒙山又组成了新的偷盗团伙。

大胖子---是牛老板的助手

二节棍---牛二次助手

神鞭----牛二次助手

斜眼---杜力助手

秃头---杜力次助手

黑马---杜力次助手

刘金山—华北某监狱假释囚犯

王主任—飞天镇供销社办公室老主任

牛二老婆

马兰花—小姐,曾是贩来女。

程翠翠—小姐,贩来女。

张丽娟—四川贩来女

齐林国—--被敲诈的业务员。

小兰—随杜力女

小红—随杜力女

周师傅—飞天镇供销社旅馆开门师傅

罗老师----黄海26中学老师,李胜同志的少北武术师兄

罗夫人

吴大头----海鲜商贩,与蛇头有联系,组织偷渡,牟取暴利

老付---退休的老公安,受组织委托为小分队临时联络员

刀疤眼---小鱼镇一霸

小白脸---刀疤眼的助手

第  一  集

(1)东昌湖某练武场{清晨}

   春日的清晨,柔风习习,东方的天空朝霞朵朵,清彻的湖水泛起阵阵涟漪,岸边垂柳摇曳,古城从水梦中醒来。

此时就在湖南岸一个奇花异石环绕的练武场上,李胜带小张正在教一帮青少年学练少北武术。

李胜喊着:“一 二 三 四”和大家一起做动作{穿练功服并印有‘少北’二字}

练完‘少北点刚拳’一二路,李胜向大家重复着少北宗师的训词:“练武先学德,做事先做人。师爷提倡的学练少北三大原则同学们记住了没有?”

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:“记住了。一 好好学习,爱国爱家。二  见义勇为,遵纪守法。三  扶老携幼,建设四化。”

李胜又欲讲,摩托车上的对讲机突然响起,呼叫李胜:“0035号请回答0035号请回答”李胜向摩托车走过去,随着向小张示意:“继续练。”

小张又带领大家继续练。小张:“大家站好,八部短拳第七部,‘连环腿’一,二,三,,,”

李胜去接对讲机。李胜:“喂,我是0035号,请指示。”

对方对讲机:“监狱长指示:李胜同志,张伟同志立即赶到监狱办公室”

李胜:“是,0035号明白。”

李胜小张穿上警服,发动摩托车,打开了闪烁的警灯。

学员们在一名学员的带领小下继续练武。

(2)李胜,小张的警用三轮跨斗摩托车在飞驰

摩托车飞驰在风景秀丽的东昌湖岸边;

摩托车飞驰在平直宽阔的东昌大街上,两侧鳞次栉比的高楼纷纷向后闪去;摩托车飞驰在通往监狱的郊外公路上,路旁是两列挺拔的白杨;

摩托车到达监狱大门。

郊外监狱的上空此时正有一阵雾霭飘来,轻轻缭绕,给这华北最大的监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门卫哨兵严阵以待,向李胜小张立整敬礼。

大门缓缓打开,摩托车急速驶入监狱内。

(3)监狱办公室

   李胜小张健步来到监狱办公室门口。二人齐声:“报告!”

监狱长刘刚的声音:“进来!”

办公室内,监狱长站起来对李胜小张说:“李胜小张同志,有新任务,请坐。”

另有一名先来的女警官也礼貌的站起来朝李胜他们笑了笑。副总指挥刘刚刚要介绍,李胜认出来了:“这不是刑警队的王副科长吗?你好。”

王静也认出来:“哦,会打少北拳的第一大队李队长,哈哈,你好”

二人握手。

副总指挥刘刚:“原来认识,那我就不必介绍了,请坐吧。[对女秘书]:开始吧。”

女警秘书:“是!”于是拉上窗帘,去开幻灯机。

布影上出现画面,伴随着讲解员的声音:

越狱逃跑囚犯一:  赵虎----男,30岁,沂蒙山区蓝山县赵家庄人。抢劫团伙主犯。1983年11月宣判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越狱逃跑囚犯二 : 赵才----男,28岁,是赵虎堂弟。抢劫团伙主犯,1983年11月宣判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越狱逃跑囚犯三:  赵豹----男,26岁,是赵虎弟弟,抢劫团伙次犯,1983年11月宣判15年徒刑。

以上三囚犯,在3,13越狱事件中逃脱,三囚犯都有较好的武功,并有团伙余孽接应。 曾有‘赵家三霸’‘赵家三兄弟’等之称。

越狱逃跑囚犯四 : 丁三----男,32岁,卫河县丁村人。敲诈勒索绑架,1980年2月宣判14年徒刑。

越狱逃跑囚犯五:  白七-----男,27岁,卫河县白口村人。与丁三同伙同罪,1980年2月宣判10年徒刑。

讲解员把五名越狱囚犯介绍完毕。

女警秘书拉开窗帘,办公室内明亮。

监狱长刘刚站了起来对大家说:“ 在3,13事件越狱的这五名囚犯,现已在全国通缉。根据有关情报显示,他们躲避着城市、铁路、公路等公共密集场所。有可能在同伙或亲情的庇护和帮助下,逃往并隐藏在他们所熟悉、偏僻的老家一带,给我们大范围的搜捕行动带来难度。因此,追囚总指挥部决定:成立追囚小分队,经过组织研究决定:由监狱第一大队队长李胜同志任追囚小分队队长{李胜起立};市公安局派来的刑警队二科付科长王静同志任副队长{王静起立}{李胜与王静二人对视并会意的点点头};狱警张伟同志任小分队队员{张伟起立}。由你们三人组成追囚小分队。由我担任副总指挥具体负责小分队的活动并和你们直接保持联系。怎么样?小分队的英雄们{半开玩笑}明白了没有?”

三人同时回答:“明白了!”

刘刚:“有群众报告在卫河大堤附近曾见到过丁三,看来这第一仗要从丁三开始, 有信心吗?”

李胜王静同时回答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刘刚:“怎么,张伟同志有意见啊?”

小张一摸拉脑袋:“监狱长,不,副总指挥,英雄我们肯定要当,不过还没

出发,就称呼英雄是不是太早点?弄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。”

办公室内有刘刚、李胜、王静、小张和女警秘书 ,共5人都不禁的哈哈笑起来。

(4)小分队三人自驾北京吉普车出发。

三人着便衣,李胜驾驶,王静坐副驾驶,小张在后排。他们兴奋而又沉重,兴奋的是,接受这么重要的任务是领导与组织对他们的极大信任,沉重的是,若不及时把越狱的囚犯缉拿归案,时刻会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威胁。

车外是广袤的华北平原,正值阳春三月,处处姹紫嫣红,鸟语花香,杨柳飞絮,麦苗青青,桃李环抱着一座座秀丽的村庄。

车轮滚滚,时遇牛羊成群,时又见炊烟袅袅生起。三人注视着车窗外,好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小张终于憋不住了。

小张:“王静姐,看看左边这片盛开的桃花,在看看你那美丽的面庞,真是让我浮想联翩想起来唐代诗人崔护的那句名诗:‘人面桃花相映红。’”

王静:“还‘相映红’呢!唉!老了,已是‘人面不知何处去’了。”

小张:“姐,没问题,既然我们有缘工作在一起,小弟我向你保证,准会叫你依旧笑春风的。”

王静:“哈哈,小女子初来乍到,还要请二位少北武术师傅多多关照了。”

小张:“好说,好说,不过,姐,咱算不上师傅,照实说也就是个少北学员,人家李队才是真正的少北武术师傅呢!”

李胜微微一笑:“少贫嘴,为了工作的需要,从今后不要喊什么李队,喊大哥,喊老李都可以。”

小张:“是 ,李队。”

王静悄悄的在笑:“你们不是师徒关系吗?小张起码也要叫师傅。”

小张诡秘的一笑:“是,师傅。”

李胜略微笑然后又严肃的说:“从分析丁三与白七的有关资料看来,应先从丁三处下手,只要逮住了丁三白七就跑不了。”

王静转过头来:“是啊,我们应尽快让这些越狱逃跑的囚犯归案,防止他们重新犯罪或是在逃跑到别处,若那样将给人民群众带来安全威胁,也将给我们的抓捕工作带来更大的困难。”

小张:“丁三在高家庄不是有一个相好叫王小兰吗?我敢打赌,这小子没老婆了,100%会去找她。”

王静:“谁与你打赌啊,就是他有老婆也挡不住去会情人啊。”

小张:“ 刑警大姐高见,那我们何不来个又捉囚犯又捉奸。哈哈”

王静羞涩:“嘿嘿,别烂吃咸盐管的宽,咱们的任务就是抓住该抓的人就行了。”

二男人哈哈大笑,王静随和着在笑。

傍晚时分车缓缓开进某乡派出所。

(5)荒野乱坟岗【夜晚】

月色朦胧,呼啸的北风卷起满天的沙尘。

在一片荒野乱坟岗里,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在 地上扒着什么东西,不时的东张西望。

惊起树林子里的乌鸦几次恐惧的悲鸣。

一黑影说:“快点扒,就在这个位置”

另一黑影拼命的用铁掀扒着,突然发现塑料包裹。大声说:“扒到了。”

那黑影:“小点音,拿好快离开这里,走。”

两个黑影匆匆离去,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。

(6)村外一个废弃的养鸡房【夜】

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,两个黑影来到村外一个废弃的养鸡房外,突然发现房后有动静,二人惊恐万分的趴在了一棵树下,在定神细看才知是一头老黑猪,然后他们才壮着胆溜进了鸡房门。

一人说:“打开手电。”

借手电的光亮这时才看清是丁三与白七二人。

丁三打开一层层包裹,里面是四小打50元的人民币。丁三拿出一小打。对白七说:“这是我前些年偷攒下的一点钱,备急用的,幸亏老婆不知道。干我们这一行迟早要进去,留点后手没坏处。我们虽逃了出来,可仍是洞里的老鼠。”说着递给白七那一小打钱又接着说:“有这些钱以后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过点,这是5000元,拿着,先避避风头吧,躲一天算一天。”

白七:“三哥,患难见真情,这辈子我就是做了鬼也跟定三哥了。”

丁三:“我们在一起目标太大,天明前我们就分手吧,如果没事我们就在每逢大集的晚上,在乡粮所后侧的老酒馆见见面,开酒馆的曹老头是我的表姨夫。”

白七哭泣着说:“三哥,咱哥俩都多多保重吧,等我们有了出头之日,兄弟在报答三哥的恩情。”

白七掏出烟给丁三点上,二人沉默。

(7)镇上大集

王小兰骑自行车去赶集。

刚到集上碰到表嫂在卖鸡旦,打起了招呼。

表嫂问:“小兰,你怎么自己来赶集,我表妹夫呢”

王小兰:“他去城里干建筑活去了,十天八天才回来一次。”

表嫂:“哦,我说呢,我以为你又欺负妹夫了。把自行车放在这儿吧,我给你看着。”

王小兰随放自行车随说:“表嫂,他啊,就象个倔驴,可不受我的气,我要是惹着他十天半月的都不理我。”说着话王小兰就把自行车放好了:“表嫂,我买点东西就回来。”

表嫂:“没事,一会半会的我走不了,我等着你。”

这二人的对话恰被在对面补鞋的丁三[此时的丁三已轻微的化装]听到。

王小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向前走着,来到一十字路口,一伙人围着在看墙上的东西,她也便好奇的凑了过去,看清了是一张通缉令,第四位就是丁三,突然她像被电了一下,下意识的一阵惊乱,神情慌张的转身要走,恍惚中在人群里发现一张曾似熟悉的面孔,远远的短暂对视了一眼,忽尔不见了。

(8)王小兰赶集回家的路上

王小兰骑自行车驮着代化肥从集上回家,一个影子总是挥抹不去,令她一路心潮起伏,回忆着小时候和丁三一起去割草的场景。

(9)王小兰与丁三小时候{回忆}

王小兰与丁三和其他几个孩子一起,背着蓝子去村西河边地里割草。

小兰一不小心手被蒺藜刺破,痛的直哭。

别的孩子只顾割自己的草。

丁三赶忙跑过去,抓起小兰的手看了看说:“没大事,不害怕,别哭,用七七菜水抹抹就好。”

丁三说着到了河边拔了一棵七七菜,用两掌心弹成了一个蛋,给小兰小心翼翼的敷在伤口上,随即在自己烂褂子边上撕下一条布给小兰包好了手。

小兰泪眼汪汪的看着丁三非常感激:“丁三哥你真好。”

(10)回到王小兰赶集回家路上画面

王小兰骑着自行车因走了神,车轮正巧轧在一个凹坑里,车把一晃失去控制,连人带车摔在了路边刚浇过水的麦田里,弄的她上下是泥,甚是狼狈。正遇几个放学的孩子哈哈嘲笑。

(11)耿大叔家对过小卖部{丁村}

耿大叔手提着瓶子来到对过小卖部。

耿大叔:“打一斤醋,在要代盐。”

小卖部的大妈随接过瓶子装醋随和其他人拉丁三的事:“丁三这小子真是有能耐,监狱那么高的墙,好几层的铁大门,他硬是能跑出来,也真够神的。”

有个人说:“听说后面公安的冲锋枪‘哒哒‘的扫射,就没有打着他。”

大妈:“丁三的命硬,小时候多好的一个孩子,有好日子不过,现在可好,娘也死了,媳妇也嫁了,真是作孽。”

耿大叔先是一惊,听完他们的说话后,付上钱,难过的走了出来。

别人在他身后挤眉弄眼,有个人:“耿大叔,丁三跑出来,准第一个就来看您老人家。”

听到此话,耿大叔驻了驻脚,未加理会。

这时小卖部内还有两位神秘的一男一女客人,他们也随其他人的目光转回头看了看耿大叔,然后他们买了合香烟走出来,骑摩托车走掉。是李胜和王静。

[12]耿大叔回到家

耿大叔心情沉甸的走进自己的家大门,他关上门无力的倚着门蹲在了地上大吼:“三儿啊!你怎么这么混啊!你有罪就应该在监狱里好好的改造!你跑了初一还能跑得了十五!”吼完他痛心的把醋瓶子与盐摔在了地上,眼里滚下两行老热泪。

被摔的东西惊吓了两个老母鸡,‘嘎嘎‘飞上了土墙头。

( 13)  孙东家{孙庄的晚上}

晚上,孙东的老婆侧卧在床上:“丁三与白七这回跑出来会不会来找咱麻烦啊?”

孙东两手垫在枕下正躺着,眼睛注视着房顶,不着声。

老婆急了,转身又推又拧他一把:“你死了,我叫你装睡!你说句话啊!”

孙东翻身转过去:“我又不是丁三,我哪知道?”

孙东回忆:

(14)丁三与白七绑架女儿时{回忆}

二人把孙东的女儿绑架在一片高梁地里。

丁三说:“晚上给孙大胖子送信去。”

白七:“信上怎么写?”

丁三:“孙东:你是远近闻名的轴承大王,是个暴发户,兄弟我缺两个钱花。现在你女儿在我手里,5万元保你女儿安全回家。24小时内必须把钱放在你村正南面的小河桥下。若报告公安,鱼死网破,杀死你女儿和你全家。”

(15)回到孙东床上画面

这时老婆又猛推他一把,孙东受到刺激,猛然坐起,不寒而栗,吓出了一身冷汗,眼睛呆瞪着老婆,茫然不知所措。

老婆:“明天别叫女儿去上学了,要不就送她到城里她二舅家躲几天?”

孙东:“这也不是个法啊,如果公安老逮不着他,就不叫女儿上学啦”他随说着随点了一棵香烟,稳定了一下情绪。

老婆稍停了会有了主张说:“还是报告公安。”

孙东:“还用报告吗?现在公安不正在到处抓他吗,睡吧,睡吧,也许没事,就是有事担心也没用。”

老婆:“怎么这倒霉的事都叫咱摊上,都是因有了两个臭钱惹的祸,早知道就不叫你干这个狗屁买卖,不如只种个地算了,穷点就穷点,省得整天家提心吊胆。”说着躺下转过身去。

孙东:“要不明天我去派出所和民警商量商量”

老婆:“明枪好躲,暗箭难防啊。”

(16)李胜、小张开着农用三轮车去侦察

李胜与小张开着农用三轮来到高家庄王小兰家附近,车上装着一大桶白酒。

小张大喊:“打白酒哩,龙湾酒厂的纯粮白酒,六毛二一斤。”

有两个提着小塑料桶来买酒的,

一人问:“准是龙湾的酒吧?”

李胜:“大哥,放心吧,错不了,如果假了,下次在来了你就把我的车扣了。”

一人说:“那好,就打5斤吧。”

小张装酒称酒。

李胜随便就和买酒的大哥聊了起来:“哎,上次来一个叫大柱的一下子打了10斤,说我们在来了他还要,今天可能是他不在家吧。”

一个年轻点的抢着说:“大柱这些天去城里干建筑活去了,不在家,十天半月的才回家一次”。这人刚说完,抬头看见王小兰正拉地排车回到家门口。他忙喊:“大柱嫂子,还给大柱哥买几斤白酒吧。龙湾酒厂的”

王小兰:“不买了,家里还有。”说着就进了家门

李胜:“哎,这是那个叫大柱的媳妇吧?我好象在丁村见过她。”

大点的那个人:“对,人家她娘家就是丁村的。”说完提着酒桶就要向回走。

李胜:“哦,我说呢。走好大哥,好喝下次在买。”

李胜坐在车上抽了支烟,稍停片刻下车来到了王小兰家门口:“大嫂,我是卖酒的,用下你家的气管子行吗?”

王小兰出屋:“怎么不行啊,就是皮卡老点,打三轮车带可能不好用。”说着就去偏屋拿。

李胜趁机进到院里看了看,王小兰递给了李胜,

李胜:“谢谢大嫂。”

王小兰:“不用谢,出门在外挺不容易的。”

【17】丁三在路上找人给孙东捎信

丁三骑个破摩托车,撵上一个骑自行车的人:“大哥回家啊?是前面孙庄的吧?”。

那人:“啊,是是  孙庄的,你是?”

丁三:“我是镇上的,是你庄孙东跑轴承买卖的朋友,我有点急事需到城里去一趟,大哥麻烦你把信里的这份合同捎给孙东。”

那人下来车子接过去:“这好说,我们就隔着一个胡同,离的不远。”

丁三:“谢大哥了”看着那个捎信的人走掉,丁三脸上露出一丝阴笑,掉转摩托车离去。

(18)高家庄王小兰塑料大棚内[杨庄式大棚]

在一片白茫茫的塑料大棚中,王小兰蹬着三轮车来到自家的大棚门前。

进入大棚内,采摘着丰收的黄瓜,一蒌黄瓜就能卖几十元。她兴奋的哼着小调,不一会就摘了满满的一大蒌,正要移到棚外,突然有一双手从后面把她紧紧抱住。王小兰惊叫一声刚要大喊。

丁三:“别喊,兰妹是我。”

王小兰未回头:“三哥,真是你吗?你可把我吓死了。”

丁三:“是我,真的是我。那天快天亮的时候,突然一声巨响,监狱的墙被炸开个大口子,犯人从监狱里拼命的向外跑,我也就拼命的跑了出来。”

王小兰猛然回转身与丁三搂抱在一起,蹲在黄瓜秧的下面。良久王小兰从丁三的怀里抬起头来:“三哥,那天在集上看到你的通缉令,我就整天为你担心,在人群里我分明看到了你,可是又转眼不见,我总以为是幻觉。”

丁三:“那天真的是我,我没敢和你说话。”

王小兰:“你在监狱里不好好的改造,你逃出来干吗?别人跑那是别人的事,在被抓回去可是要罪加一等的。”

丁三:“小兰,你是没见那场面,坐监的人向外逃跑,就象是去抢黄金,可以不要命。你不知道那监狱的滋味,一天一天是多么的难熬啊,真是度日如年,外面的自由世界诱惑力太大了。没有一个囚犯不想着逃跑的,否则,那监狱还要这么高的墙干嘛,真的被抓回去了,没办法,那也就认命了。”

王小兰:“那你整天就象个贼式的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”

丁三:“本来我就是个贼,过一天算一天,躲一阵算一阵吧。在说在监狱住十几年,只想你也要想死我。就是死不了,出来也变成了个老头子,一辈子还有啥意思。”

王小兰又把丁三抱的紧紧的,炽烈的情火此时已烧昏了两人的理智,一起滚在了黄瓜秧下,全然不顾压倒了一片黄瓜秧。

(19)李胜 王静 小张在住处读着丁三给孙东的恐吓信

小张来回踱步读着信:

‘孙东孙大胖子你可好,请你听好:监狱的几丈高墙没有挡住我,冲锋枪如雨点般的子弹不但没有打死我,而且豪发未损,真是命不该绝。我曾有言在先,出来后,第一件事是必先来找你算帐。你人财未损,弄的我却是人财两空,又陷我10余年牢狱之灾,老母因此病死,老婆离婚远嫁。我已是家破人亡,‘死猪不怕开水烫’死而无挂,可你仍乃是小康生活,自自在在。小心点吧‘胡汉山又打回来啦’你的家财可能在一夜之间会化为灰烬,也可能明年的清明你要给你心爱的女儿烧纸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丁三 呈上         ’

王静:“你看吓的孙大胖子,魂飞魄散 ,若不是他老婆架着就站不起来了。”

小张:“哼,这孙大胖子还不如一个老娘们家。”

李胜:“我看丁三这小子一时半时还不敢对孙东报复,他知道现在是风声太紧,仅是从精神上想折磨一下孙东,但我们也不可大意,防备万一。”

小张:“师傅有什么高招请讲讲,徒弟坚决执行!”

王静笑说:“哈哈,古有打虎亲兄弟,现有追囚师徒情,我说有这么些优秀的警察,我正纳闷为什么偏偏就叫小张来呢,现在我终于明白了。”

小张一撅嘴:“怎么?看不起人啊!”

李胜,王静,哈哈大笑。

(20)王静进住孙东家

王静便衣下午骑自行车来到孙东家敲开了大门。

孙东的老婆泪流满面,迎王静进家:“俺上辈子作了什么孽啊,辛辛苦苦挣了二个钱,害的俺整天家揪心。”

王静放好车子走过去一手扶在了孙东老婆的肩膀:“嫂子别怕,对坏人你越怕,他越是得寸进尺,更加嚣张。请放心,有政府作主,丁三他是不敢胡来的,你仔细想想他还是先应该顾自己的命要紧。他的通缉令贴的到处都是,他不是不知道我们公安正在追捕他,经过我们的研究分析,他也就是想吓唬吓唬你们,所以啊,不用怕他。”

二人说着就进了客厅,孙东从里屋出来:“王警官来了。”

王静点头作答。

孙东给王静沏了杯茶,就坐在了沙发上抽起了闷烟。

孙东老婆坐在沙发上仍是低头抹泪。。

王静:“老孙,嫂子,这几天晚上我就住在你家,这回应该放心了吧。”

孙东老婆抬起头望着王静:“真的?”两口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发布者:王怀正 于2010年3月19日 阅读次数:81

[关闭窗口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